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失败的毛遂自荐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原来李大财主的商业帝国进了耗子,还是家生的,而且这耗子似乎成精了,道行颇深,竟然把账做的滴水不漏,李大财主家带着家里的账房查了几天都没查出问题来。查账吧,查不出问题来;不查吧,耗子便会把粮仓搬空,尤其是这次查都没查出来,更会让他们以后行事肆无忌惮,现在都开始跟其他商号勾搭了……不棘手才怪呢。

    不过,假的终究是假的,再滴水不漏也是假账。只要是假账,要查总是会被查出来的。

    至于之所以没有查出账本的问题来,无非是方式方法时间的问题,人家那么多年的账本处心积虑的做下来,你就带两个账房,几天时间,怎么查的出来。

    现在大明的记账方式大约是单式记账法中的收支记账法,或者是三脚账,现在是嘉靖年间,大约有可能已经是三角帐了吧。不过,这都不是问题,这些自己都在前世都学过。

    当时在学古代记账方法时,自己还跟同学调侃说在没有龙的年代,自己学了一身屠龙神术……没想到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以前学的,现在倒是有用武之地了。

    朱平安想着以前的事,嘴角忍不住勾起,真是巧了,考虑着自己是不是再毛遂自荐一次,刚好《,↘↖et也算是还一个人情。

    还没等朱平安毛遂自荐呢,那边腹黑少女李姝就咋呼起来了。

    “好啊,朱平安你咧嘴了,你在幸灾乐祸是不是?”

    腹黑少女正跟小丫鬟抱怨着呢。忽然看到了朱平安竟然勾了勾嘴角,这个时候竟然勾嘴笑。腹黑少女一下子忍不住了,伸出纤纤玉手指着朱平安。眼睛瞪的老大,满是怒气。

    “真是白眼狼,你跟他们都一样!”腹黑少女李姝用力的瞪了朱平安一眼,非常生气,伸出的手指都气的颤抖了。

    白眼狼?

    为什么听到这三个字会联想到那四十两银子?

    也因为此,对于腹黑少女的无理取闹,朱平安第一次没有生气的想法。

    “不是幸灾乐祸,只是因为觉得我可以帮上忙而已。”朱平安看着腹黑少女,淡淡的说。

    朱平安的话音刚落。那边腹黑少女樱桃小嘴就立马扯出一个不屑的笑,阴阳怪气的声音。

    “帮上忙?你能帮上什么忙,你以为你考上秀才就了不起了,自以为是!你以为你识字就能看懂账本啊,你以为你是谁啊,一个癞蛤蟆口气还大的不行!”

    腹黑少女撅起小嘴,冷嘲热讽,横挑鼻子竖挑眼。

    果然,一如既往的腹黑,毒舌。傲娇,让人有打一顿的冲动。

    这丫头对自己除了鄙视就是各种瞧不起了,当时这妞是被门夹了头才会让人给自己银子的吧,不然怎么都想不通啊。

    至于大家小姐爱上穷书生的猜测都有多远滚多远。这都是扯淡,这妞的拜金程度放到现代绝对甩那个“宁愿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在单车上笑”的马诺十八条街。这可是一位每天都要换一套新衣服,而且还绝对不重样的女生。自己就是被门夹十八遍脑袋,也绝不会有这种猜测。

    单听她左一句癞蛤蟆。右一句穷酸的,就知道这妞对自己的态度了。

    再说了,自己对这种腹黑傲娇,也完全没有兴趣。长的漂亮又怎么样,反正什么征服、调教之类的,自己完全没兴趣。

    所以,朱平安才想着这次帮她们李家一次,管她为何给自己塞银子呢,帮了就再也不用想了。

    “我对账本也略有涉猎,或许可以……”朱平安淡淡的开口。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腹黑少女完全掌握了其中精髓,朱平安的话才说了一半,就被人家不屑的打断了。

    “看你的书吧!”腹黑少女翻了一个白眼。

    “这坏人都会说大话了呢。”包子丫鬟画儿也嘟着嘴巴小声的附和腹黑少女。

    叽叽喳喳

    两个少女小声的点评朱平安的话,通过空气传到了朱平安的耳朵中,让某位毛遂自荐的少年歇了心思。

    得了,自己也真是想多了,多找几个账房,多花点时间,慢慢点,仔细点,总能从账本中找出漏洞的,假的终究是假的。哪里非得用得上自己啊,真是,呵呵……

    大不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好了,自己也随便找个人,随便找个由头把钱还给她也就是了。

    想了想,朱平安便释然了,将书装到书包里准备起身离开。

    “快快,把账本都放进书房,仔细着点,一个角都不能折。”

    在朱平安准备告辞离开的时候,以前坐镇书房的账房王大爷紧喊慢喊的指使着六个小厮抬着捆好的三大摞账本进了书房。

    尼玛

    怎么这么多账本,李大财主究竟做了多大的生意!这应该还只是关于那几个有问题的掌柜的账本吧!怪不得李大财主带了家里的账房查不出问题,这么多账本,用古代方法查账的话,少说也得多请三倍的账房吧。

    “王大爷,小子借好书了。”朱平安拍着书包道。

    “哦,小朱公子啊,听说你这次考的把整个镇上都惊动了呢,不错,好好的哈,老夫看好你。书你直接拿走就行,老夫信得过你。”王账房擦了一把头上的汗,称赞了朱平安两句,便挥了挥手。

    似乎王账房也被这写账本折磨的不清。

    “王大爷你老慢忙,小子就不打搅您老的正事了。”朱平安将书包斜跨在肩上,拱了拱手。

    “回去好生用功哈,老夫甚是看好你。”王大爷指使小厮放置账本的时候,仍不忘回头给朱平安嘱咐一句。

    “借您吉言。”朱平安憨笑。

    远处腹黑少女闻言,不屑的撇了撇嘴,从齿缝中溢出一句话,“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

    这妞一定有病,自己谦虚,她就说自己虚伪;自己稍微有点不谦虚,她就又说自己自以为是、自我感觉良好了。

    真是某该了。

    “多谢姑娘提醒。”

    朱平安嘴角扯出一个不以为然的憨笑,远远地冲腹黑少女拱了拱手,便告辞离开了。

    完全就好像大度的长辈面对乱发脾气的小家伙一样。

    “厚脸皮……”

    腹黑少女却被朱平安泰然自若的反应给气到了,撅着嘴巴,又发出一声鄙视。

    只可惜,朱平安已走远,气的腹黑少女又跺了一下脚。(未完待续……)

    ps:肥皂都快跑到第三名大神脚下了,真是太感谢你们了。只是到现在就686票了,太感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