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五十章 生平第一奏

<!--go-->    离开山谷后,朱平安脸色铁青,低头看着脚下的路大步前行,显然在极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愤怒。

    贼梳兵篦!

    贼过如梳,兵过如篦!

    对于朱平安来说,原本只存在于历史的简单记载,此刻血淋淋的浮现在自己面前,这种痛心、压抑和愤慨几乎吞噬了朱平安!

    本来应该保家卫国的帝**人,本来应该保护老百姓的帝**人,享受着百姓血汗供养的帝**人,竟然为了请功,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痛下杀手、如屠猪狗!呵呵,借老百姓的脑袋一用,说的是多么的欢快和轻松啊!军人如此不堪,帝国如何绵延!

    官军的纪律败坏,战斗力衰减,是大明帝国倒塌的直接因素之一。大明末年闯王李自成打出的“剿兵安民”的口号就是针对此的。

    像赵大膺这种军中败类,一定不能留!

    多留一天,就意味着将会有村庄重蹈被借脑袋的危险!多留一天,大明的百姓就会被这种人多祸害一天!这种人多留一天,就有百姓少活几十年!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种人多留一天,大明帝国就多一个啃蚀堤坝的虫蚁!

    不能忍!

    有些事能忍,但这种事忍不了!

    山谷内的几位青壮看着石头上放着的五颗碎银子和数十枚铜板,古铜色的眼角都湿润了,刚才那少年是将钱袋子都翻了个底朝天,将他全部的钱都留下了。非亲非故,自己等人还偷吃了人家的宝马,人家却给自己等人留下了身上所有的钱。

    “等咱把事了了,若是还有命在,我这一百多斤的性命就交给恩公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也是.....”

    “还有我......”

    山谷内的青壮下定了决心,等他们了了事,若是还活着就来投奔朱平安,供朱平安驱使。即便朱平安不收留他们,他们也会为暗地里朱平安效命。

    朱平安从山谷出来后,将李姝和包子小丫鬟送到临淮侯府营地,然后借了一匹马直接策马出了营地。一刻也没有停留。

    踏春郊游的热闹场景看都没看一眼。

    千娇百媚的大家闺秀、花枝招展的小家碧玉,俱都没能吸引朱平安的一个目光。

    勋贵子弟们牵着黄狗,驱着骏马,弯弓射猎的欢呼雀跃也未能让朱平安停住一个脚步。

    朱平安策马出了营地,也不管大腿被磨的生疼。不住的挥着马鞭催促骏马加速加速再加速,一路直接向着翰林院而去。到了翰林院,朱平安将骏马丢给门卫,然后一路小跑往藏书阁而去。

    在翰林院上班的诸位翰林,看着朱平安跟火烧屁股似的横冲直撞,俱都有些发愣。话说他们新晋进士不是已经放假了吗,怎么朱平安又回来了,而且还是这么火急火燎的表情!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吗?!诸位翰林对此很是好奇。

    朱平安进了藏书阁后,便关上了门,取了笔墨纸砚铺开放在了桌上。一边思索一边研起来墨。

    朱平安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一刻也不想耽搁,要写一份奏折直达天听,揭露举报赵大膺此人,将某些人约定俗成的或者说按住盖子的杀良冒功之类的勾当,血淋淋的揭露出来。其实按照朱平安一贯谋定而后动的做法,朱平安是不会这般行为的,可是在听了血淋淋的事实后,朱平安实在是忍不住了。

    毕竟年少,血液未凉。

    大明的百姓太苦了。必须得有人为他们发声!

    朱平安要写一份奏折,写一份血淋淋的奏折,写一份直指人心的奏折,写一份振聋发聩的奏折。写一份让朝堂之上不能无视的奏折!朱平安在脑海中搜索了在现代看过类似弹劾奏折,发现其中较为有名的都是明末崇祯年间的奏折,这段时间大明摇摇欲坠,匪患兵患边患岌岌可危,官军滥杀无辜杀良冒功最为突出。

    朱平安将后世这些奏折中怵目惊心、力透纸背的语言和词汇化入奏折之中,再结合现代行文手法。将今日所弹劾赵大膺杀良冒功之事,血淋淋的上疏朝堂:

    陛下以清风治天下,天下臣民万物之主也,御民爱民莫不称焉。圣明在御,乃有肆无忌惮,浊乱百姓,如百户赵大膺者。敢列其罪状,为陛下言之。

    强兵莫如行法。今之兵,求赏则强,赴敌则弱;杀良冒功则强,除暴救民则弱。百户赵大膺者,贼来惶惶不可终日,贼退则使县令报功。令曰:“无首级何以报?”赵大膺曰:“易耳!”少顷,进首五十有九,其中有妇孺二十有六。乃其屠戮山村无辜百姓之所得也,赵驱兵屠戮百姓,口称“借脑袋献功”。天昏地暗,贼过时妇孺之夫尚且甘冒箭矢杀敌,贼过后全村老幼竟遭己兵之手!呜呼哀哉!此何人哉!天颜咫尺,忽慢至此,浩浩日月,亦遭蒙尘!

    ......

    贼梳兵篦!

    贼过如梳,兵过如篦!

    ......

    伏乞大奋雷霆,令文武勋戚,敕刑部严讯,以正国法,还百姓以日月浩浩,臣死且不朽!

    奏折写完,朱平安将其抄录在正式题本之上,盖上自己的印信,并将草稿焚毁,然后一刻也不停的揣着正式题本出了翰林院,直奔通政司衙门。

    翰林院官员刚刚才看到朱平安火烧屁股的走进翰林院,现在时间还未过多大一会呢,就又看到朱平安火急火燎的冲出翰林院,一时间更是好奇。这小子干嘛呢,跑步锻炼身体呢,还是脑袋被门夹了?!

    哎,现在的年轻人呐,没有一点定力啊,袁炜看着朱平安火急火燎的背影,不屑的叹了一口气。

    朱平安骑马很快就到了通政司衙门,在大明朝,通政司是专门接受奏折的衙门。朱平安只是六品小官,并没有直接上疏嘉靖帝的资格,只能通过通政司传达。在大明只有正四品以上的官员才有直接上奏的资格,朱平安这等小官只能通过有司通传。朱平安在通政司知事那登记后,由其将奏折存档,等待专人处理。

    从通政司出来后,朱平安腹中的浊气才呼了出来,心情才渐渐冷静下来。(未完待续。)<!--over-->